小星星亮晶晶(组图)

  赛场上的霍晶胆大心细,灵气十足,凭借本赛季的出色表现,她甚至赢得了进入国家队的呼声;赛场下的霍晶爱说爱笑,性格直爽,做个心灵手巧的女生是她的目标。“进国家队参加奥运会,也许到2012年我才有机会,至于心灵手巧,我要学的还有很多,慢慢来吧……”

  霍武生身高1米9,母亲王凤华身高也将近1米8,因此霍晶在很小的时候就已“鹤立鸡群”。小学三年级,塘沽区女排教练王萍到霍晶所在的铁路小学挑选苗子,霍晶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,“王教练到我们班,让全班女生站起来一下,结果就看中了我。王教练让我不用着急回答是否愿意练排球,回家问问父母再说。”回到家跟妈妈一说,曾经随专业队练过一段时间篮球的母亲一口回绝,“我练过体育,我不想让闺女受那份苦,所以当时想都没想就给否了。”

  本来此事已到此结束,但霍晶还是没有错过与排球的良缘。没过多久,她和妈妈上街,没想到正巧碰上王萍教练。原来王凤华当初练篮球时就与王萍认识,两人在街上攀谈起来。“啊,这是你闺女啊,你怎么不让她跟我练排球呢?”王萍一眼看见了小霍晶,“我怕孩子受苦。”“跟我练你还不放心啊,交给我吧。”就这样,驳不过朋友的面子,霍晶在四年级就转入了排球传统校——塘沽二中心小学。“后来我才知道,王教练绝对是塘沽女排的权威,丁姐(丁红莹)、王莉、李娟、于静都是从她这儿被挑选到市体校的。”霍晶如今还在庆幸当年遇到了王萍这样的伯乐。

  19岁本是个贪玩的年龄,但自幼的集体生活让霍晶失去了很多应属于这个年龄的快乐,不过霍晶没有放松对自己的“要求”,每天闲暇的时间,她喜欢听听歌,看看偶像剧,跟队友一起逛逛街,唯一跟绝大多数同龄人不同的是她不太喜欢上网,“队里很多人都有笔记本电脑,我妈不给我买,说怕我老看电脑对眼睛不好,其实我才近视200度,不过我确实觉得上网也干不了什么,而且聊QQ我现在也能用手机。”

  说起自己平时的这些爱好,霍晶顿时来了精神,“听歌我没有太喜欢的歌手,基本是流行什么听什么,非要说的话S.H.E、飞伦海这两个组合都不错,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东方神起,他们的‘队长’允浩太帅了,歌唱得好跳舞也特棒。”因为喜欢这几个组合,就连看电视剧也离不开他们,霍晶前一段时间就挤时间从头到尾看了飞伦海主演的偶像剧《终极一班》,“电影我们几乎没时间看,只能看看电视剧了,这些电视剧还是我们全队从网上下载的,大家传着看,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轮到的。”

  爱听歌、有自己的偶像,这对于19岁的女孩来说再正常不过,但与众不同的是,霍晶居然还喜欢做饭。“我现在只会做西红柿炒鸡蛋和几个简单的菜,反正自己饿不着。其实我很想学做饭,但没时间啊。每次回家我都缠着妈妈让她教我,她总说我训练挺累的,让我赶紧歇着。”在霍晶看来,女孩子就应该心灵手巧,否则自己都觉得自己挺笨的。

  进入天津女排一线队后,霍晶虽然没能很快打上主力,但她还是顺利地进入了国少女排。上个赛季,她以替补身份参加了全国联赛,本赛季又作为主力帮助天津队拿到了全国冠军,但即便如此,新一届国青队的名单霍晶还是有缘无分,有缘是她入选了集训大名单,无分则是暂不参加集训。“没能参加集训只说明我的水平还不够,还需要努力。”霍晶谈到自己在国字号的前景时显得异常的平静。

  上个赛季随天津队拿到了联赛亚军,虽然霍晶上场机会不多,但她的进步有目共睹。赛季结束后,霍晶对入选国青队有了一些小想法。“当时我特别想进国青队,感觉自己应该有不小的机会,名单出来没有我,当时有些失望。这个赛季我打上了主力,这种冲动反倒几乎没有了,所以这次没能入选国青队也没什么别扭的。”至于落选的原因,霍晶客观地说:“在我这个位置同年龄段的国内很多队员身高条件都比我好,我落选主要还是吃了这个亏,这次入选的副攻身高都在1米9往上,我1米87的身高确实不占优势。”

  爱将没能入选国青队,王宝泉也深知霍晶心里其实不舒服,拿到冠军后恢复训练的第一天,王宝泉就告诉霍晶,“身高不占优势咱们就拼全面,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练习一传和防守,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。”说到霍晶的身高缺陷,王宝泉也有些无奈,“1米87的身高似乎成了天津队的上限,咱们最近这几拨队员最高就是1米87,李珊、李娟、张平、王莉都是1米87,霍晶也是,不过她还小,我希望她能再往上长点,突破1米9最好了。”

  国青队都没能入选,进入国家队的呼声就更让霍晶付之一笑,“每个运动员当然都希望代表国家队参加奥运会,我觉得自己的奥运梦想应该在2012年吧,但愿我能有机会去伦敦,我会努力的。”

  霍晶的性格大大咧咧,十分随和,因此在天津队无论教练还是队友都很喜欢她。队友喜欢和她开玩笑,教练有什么事情也总是叫她当个“传令兵”,“我其实不是我们队的搞笑高手,但每次大家开玩笑总少不了我,她们都说有我才热闹,现在就连我们教练也都知道了,队里签个球什么的都是我负责挨屋让大家签,弄得大伙现在都叫我‘秘书’。”说起这些,霍晶一脸的无辜。

  说自己不善搞笑其实是霍晶“谦虚”,去年大年三十,她就给全队带来了新年笑声。大年三十上午,天津队照常训练,队员们自然有点郁闷,走进训练馆大家都鸦雀无声。这时王宝泉宣布,上午的训练到10:30就提前结束,大家可以中午就回家过年了。顿时训练馆里一片欢呼,家在塘沽的霍晶得知可以提前回家,更是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也许是高兴得过了头,她跑到王宝泉面前立正站好很郑重地说了一句,“王指过年好。”然后她又分别跑到常良才、陈友泉、胡建钊三位教练跟前给他们拜年。几位教练对霍晶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根本没有准备,表情都有点不自然,队友们见状顿时笑倒了一片,一边笑大家还都起哄说,“给压岁钱,给压岁钱。”

  熟悉霍晶的人都知道,如今在天津女排大家都叫她“霍霍”,“我原来没有外号,进队以后才有的,我也记不清是谁先叫起来的了。刚开始因为我跟不上球队训练的节奏,打对攻的时候经常浪费机会球,大家就说我在场上瞎和和,就开始叫我‘和和’。”如今的霍晶已经大有长进,“和和”最初的含义已成为过去,取而代之的是跟她姓氏谐音的“霍霍”。

  小学六年级,霍晶被挑选进了市体校,跟她同批进队的有殷娜、魏秋月。由于场上位置的需要,殷娜、魏秋月在2003年5月就进入了天津女排一线月份才被选进天津女排。“一进队王指(王宝泉)告诉我说在一线队就是累点,但将来一定会得到回报。果然没过多久,我就领教到了真不是一般的苦。”刚进队霍晶最不适应的是力量训练,在体校的时候教练基本不进行力量训练,到了一线队,没想到一上来就让霍晶跟老队员练同样强度,这让她根本受不了。看到霍晶对强度不适应,王宝泉也做了变相的调整,比如原来每人负重10公斤每组40次,要做8组背肌练习,王宝泉让霍晶改为空手每组100次做8组,看上去好像轻松了许多,练过才知道根本就是“换汤不换药”,“练了几次我才觉得这样训练强度根本没怎么下来,负重虽然下来了,但次数多了一倍还要多,没多久我就要求改回跟大家一样了。”

  本版图片由霍晶提供[我来说两句]相关新闻相关搜索用户:匿名隐藏地址设为辩论话题*搜狗拼音输入法,中文处理专家>

相关阅读